位置: 主页 > 钓鱼饵料 > 正文

[中经创业榜]ofo小钓鱼鱼饵黄车创始人戴威亲述创业历程

作者:admin 来源:陕西钓鱼网 关注: 时间:2018-02-14 08:12

经济日报原漂题:ofo小黄车:漫漫赛道 舍命狂奔

[中经创业榜]ofo小垂钓鱼食黄车创始人戴威亲述创业历程

《经济日报》“中经创业榜”今日推出上榜企业“ofo小黄车”,讲述创业者戴威的奋斗历程。

在很多人看来,“ofo小黄车”是资本市场的产物,是拿钱“堆”出来的。不错,“ofo小黄车”融到了钱,但比融到钱更重要的是“产品力”。一款产品的“产品力”决定了其能否成功融资,也决定了融资之后能走多远。

戴威认为,具备强劲“产品力”的产品瞬间就能“长”起来,这个过程不是靠各种技巧或者“讲故事”的策略能“拔”出来的——“可能在拥有1亿用户之后,你需要通过一定策略才能增加到两亿用户,但前面的一千、一万个用户一定是自己野蛮地长出来的,一定是因为你真的帮到了他们。”

[中经创业榜]ofo小垂钓鱼食黄车创始人戴威亲述创业历程

  5月17日,嘉宾共同启动“一公里计划”。当日,ofo小黄车在北京举行品牌日活动。活动现场,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与ofo小黄车正式宣布在全球范围内启动“一公里计划”,未来双方将在全球合作推广低碳环保的单车出行方式。新华社记者 张玉薇摄

  2016年1月30日,两个年轻人趴在北京国贸三期外面的栏杆上,在手机上输入“金沙江创投 Allen”,一张一张翻看搜出来的图片。这个自称叫Allen的人,刚刚冲进办公室向他们提出了一连串犀利的问题。“你觉得Allen就是这个叫朱啸虎的人吗?”“好像就是他。他是不是投过滴滴?”“哇,见到名人了!”两个激动的年轻人冲回56楼,接受了金沙江创投1000万元的A轮融资。

  这两个青涩的年轻人就是ofo小黄车的创始人兼CEO戴威和联合创始人张巳丁。15个月之后,ofo小黄车的融资总额已超过40亿元,共享单车也成为互联网行业的新“风口”,在越来越多的城市里,铺天盖地的小黄车正在改变人们“最后三公里”的出行习惯。如今,ofo小黄车已经在中国、美国、英国、新加坡、哈萨克斯坦连接了超600万辆共享单车,为全球用户提供了超10亿人次出行服务。

  一个5名创始人都是“90后”的年轻创业团队,究竟是怎样让公司飞速成长,并且适应了中国互联网产业近乎残酷的“游戏规则”?他们的挫折与成就,又给其他年轻的创业团队留下什么经验?

  戴威说:“创业最重要的是要找到一个很长的赛道,在这个赛道上舍命狂奔。”

  1年7个月的“面子创业”

[中经创业榜]ofo小垂钓鱼食黄车创始人戴威亲述创业历程

  在ofo的办公室里,随处可见正在进行硬件优化的小黄车。经济日报记者 陈 静摄

  整整1年零7个月,戴威和他的同伴们“非常迷茫”,每一个创业方向都是信心满满地推出来,但没什么响应。他们空想过“生态闭环”,“烧钱”拉过用户,目漂是融到A轮。“但资本一眼就看明白了,现实把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给浇灭了”

  2014年2月15日,青海省大通县东峡镇。还是北大学生的戴威在这里支教当数学老师。刚过完春节,薛鼎从家里跑来看他。在戴威狭小的宿舍里,两个大学同学凑在一起写写画画。“那时候我们已经讨论了半年,想做一些和骑行有关的事,但名字一直定不下来。”戴威回忆说,OTTO、随行……一个个名字被提出又被否定。“后来想,还是从象形的角度来设计,ofo就是一个骑着自行车的人。这样全世界一看,就知道我们在做一件什么样的事情,那天我们就把ofo这个名字注册了。”

  有了名字,这是ofo小黄车成长中第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,但故事并不会从此一帆风顺。

  整整一年零7个月,戴威和他的同伴们“非常迷茫”,他们做过山地车网络出租,两个月只有一笔订单;做过高端自行车的金融分期,一共卖出5辆车;做过二手自行车交易平台;与骑行相关的智能可穿戴设备……“每一个方向都是信心满满地推出来,但没什么响应。”

  2014年年底,ofo将方向转向骑行旅游,将自行车租给游客,带着他们到处骑行,在这个项目上,ofo拿到了100万元天使投资,之后赶上了2015年上半年资本市场的疯狂。

  被疯狂的资本市场驱使,ofo决定:“烧钱!”给每一个注册ofo骑游应用的用户送一瓶脉动饮料。“烧了1个月就没钱了。现在想想,100万元人民币‘烧钱’那不是开玩笑吗?”但团队当时颇为自得,“当时想,照这个烧钱速度,再给我们500万元,就能做出100万用户来,那就是挺厉害的公司啦”。

  但资本给年轻人上了严厉的一课。“我每天见好几个投资人,居然连一个感兴趣的反馈都没有,非常打击人。我们一开始想,A轮融2000万,两周之后觉得不行,就说融1500万,然后再降到800万、400万,还是不行。你拿脉动换了几千个注册用户,资本一眼就看明白了,现实把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给浇灭了。”

  2015年4月底,ofo账面上只剩400元钱,但2个程序员、5个运营还等着发工资。马上就要从北大考古专业毕业的张巳丁颇为忧伤:“觉得这个公司要死了,自己毕业后还是要去修文物了。”

  那个“五一”假期,戴威在夜里无法入睡,就骑着自行车在大街小巷闲逛。“那是一个比较深刻的反思。很多年轻的创业者跟我那时候心态差不多,为了什么创业呢?就是为了面子创业,周围都能融到钱,为什么就我们不行?心态非常浮躁。”

  在那些深夜里,戴威想明白了一件事:“为什么走不下去?最重要的原因是这些方向都不是刚需,有固然好,没有也无所谓。当时我们选择的产品太弱了,只是一个want(想要),而不是一个need(需要)。”

  他开始认真思考大学生们的“痛点”,大学四年,戴威自己在学校里丢了5辆自行车。“我们的设想是,自己采购一些车,也让同学们把自行车交给我们,以‘所有权换使用权’,可以随时随地使用ofo平台上的任何一辆车。没有贡献车的同学则要交纳很少的租车费。”张巳丁说。ofo无桩共享单车的模式慢慢成型:自行车被装上了密码锁,手机扫码后获得开锁密码,按骑行时间或里程计费。

  戴威、薛鼎和张巳丁这些ofo的元老们开始在校园里游说同学,给他们讲解自己的“共享单车计划”。2015年6月6日,终于有人找来,愿意共享自己的自行车。那是一辆破旧的蓝色山地车,ofo以最快的速度给这辆车上了车牌,编号8808。

  ofo一直在找一条很长的赛道,起点终于出现了。

  “封校”的抉择

  “投放车辆+订单快速增长”,这个看起来顺风顺水的模式被不停复制,但ofo又迎来创业路上一场艰难的考验。激烈的争执之后,学生创业想当然的“用户至上”开始让位于能力核算后的妥协

打印此文】 【关闭窗口】【返回顶部】 [
相关文章
推荐文章
最新图文


站长电话13892935508 网站备案号:苏ICP备14029811号-1"
站长QQ23002703欢迎各站长添加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