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 主页 > 钓鱼战况 > 正文

钓鱼群的故事-十一欢乐钓

作者:admin 来源:陕西钓鱼网 关注: 时间:2014-04-18 13:16
金秋时节,凉风送爽。十一长假,群众们相互约了一起钓鱼,而贫僧则是和喂鱼,酋长,老摩托,凝香及喂鱼的两位朋友,明月和蓝色沙漠。一起到水库钓鱼。
       三号一大早,贫僧正在诵经作早课,喂鱼这时打来了电话,叫道:“大师啊,我们已经准备就序,就等您老了,大师快点来吧。”贫僧回应道:“有劳喂鱼施主了,贫僧这就来。”放下电话,贫僧简单收拾下就出门了。
       来到喂鱼处,只见喂鱼,老摩托,凝香已经在了,凝香打扮的很秀美。而旁边多了两个面生之人,喂鱼介绍道:“大师,这位是我的朋友沙漠。”那沙漠身形健壮,有几分朝阳之气,贫僧合手道:“贫僧一清,见过施主,阿弥陀佛。”沙漠回礼道:“大师好,久仰大师清名,今日一见,果然与众不同,在下深自佩服。”贫僧亦回礼不敢。喂鱼继续介绍,对着一女子笑道:“嘿嘿,大师!这位美女是明月,是我的老故交。”贫僧抬眼一见,那女子生的面容清丽,神情含蓄,气质非常,当下合掌道:“女施主好。”只听得柔声入耳:“小女子有礼了,大师好。”那明月说话时更显得妩媚,,,
        看了一圈,不见酋长,问道:“酋长呢?”老摩托翘着嘴说:“那非洲人拉稀了,还没出来呢。”汗!无语。等了会儿,见酋长出来了,开口说道:“妈了个巴子的,老子不知怎么了,一夜闹肚子,活受罪啊。”老摩托坏笑道:“非洲食人族的啊,我给你个好方子要不?”酋长一听,高兴道:“快说,有什么好药方?”摩托正色答道:“你向喂鱼要包耗子药,和着水喝了,过会儿就不会难受了。嘿嘿!”酋长一听。大骂道:“好你个老摩托,你个贱人,老子没惹你吧,你要偶死啊,¥%&×)”众人大汗。喂鱼为了赶时间喊道:“我们快出发吧。”大家这才大包小包的出发。
       贫僧和酋长,凝香,沙漠,明月坐在喂鱼的拖拉机上,不知道喂鱼是从哪里折腾来的这破车。在他的驾驶下,于是乎,在一条伸向远方的坑坑洼洼土路上,一辆拖拉机冒着浓烟,迎着朝阳和清新的空气一路“突突突”的向前行驶,心中感叹,人生多么美好啊。而老摩托开着他的那辆老摩托,在前面开道,一路冒着黑烟,远处看,还以为着火了呢。凝香怪道:“笨喂鱼,哪来的宝贝车啊,这一路颠簸,连骨头也散了,不用钓鱼了。”说着嘴巴一歪,也是,这个喂鱼平时是卖假农药的,作不出什么好事。由于拖拉机的声音太大,说话也听不到声音,加上浓烟滚滚,大家都没说话,只是看着一路秋色。
       上下颠簸了半天,终于到了钓鱼的地方,大家爬下车,凝香有气无力的叹道:“妈呀,终于到了。”喂鱼却高兴的说道:“哈哈,终于到了,同志们,加油吧。”大家都动起手来,找钓点,看水情。这里远离喧闹,平静非常,水库不小,却是风平浪静,四周绿意盎然,一片世外风光,大家都有些陶醉了,一路的折腾也就烟消云散了。酋长,老摩托已经在一个缓坡处找好钓点,支起了杆架,开钓了。沙漠支好了帐篷,找出把砍刀在找什么,凝香和明月则坐在草地喝着饮料聊天。贫僧在离酋长他们不远的草地边也开钓。不见喂鱼的影子,四下看了下,原来他在缓坡处,有一片毛竹,在挑看竹子,不明白他在干什么,他叫了下沙漠,沙漠提着刀过去了。贫僧这里打下了窝子,半天不见有鱼,郁闷起来,便离开钓位,到他们处看看,酋长用蚯蚓上了几条大白条了,老摩托用蕃薯块作饵,静等着,还没有上鱼。
       听到喂鱼和沙漠他俩砍竹子的声音,便好奇的走了过去,问道:“在干什么?”沙漠神秘的说道:“过会儿你就知道了,哈哈。”只见他俩将一棵临水的大概有10米长胳膊粗的竹子使劲的拉下来,沙漠砍了竹子的枝条,砍光后,用绳子在竹子离竹尖三分之一处用活节系上,然后和地上一棵小树绑上,使竹子不能弹起,和水面持平。这时喂鱼拿出圈30米长6,0的钓线,一头系在竹尖,一头接上个活动重坠,下面是副炸弹钩,包上一团以螺鲤为主加基础料的荤饵,捏的非常结实,抛出去,那饵到底后再拉回一些,让线有一些余量。原来他们的方法是让竹子作一根大钓杆使,上鱼后,把绳一解,用竹子的弹力来拉鱼,由于竹子很有弹力,加上是毛竹,所以很结实,是上大鱼的绝招。其实和抛杆是有些相同的。
       沙漠就坐在那里等鱼上钩,而喂鱼则在旁边开了个钓点,下窝钓鱼。忽然想起我们带了些大米过来,原本是打窝用的,正好煮竹筒饭,便借了他们的砍刀,砍了根竹子,把每节分成一段,在每个竹筒上开一个小孔。让凝香她们俩帮我钓我那个窝点,自己便烧起一堆火来,把淘洗过的大米放入竹筒,加入水,用塞子塞住小孔,就这样放在火边烤起来。又想到弄几条鱼来烤,便走到酋长和老摩托那里,酋长还是那几条白条,拿了两条大的,老摩托依旧没鱼,又到喂鱼那里看了看,幸好他已经有4条鲫鱼,都半斤左右,贫僧想拿来烤了,他死活不肯,只给一条,没法,一条就一条吧,真的是小气鬼一个,而旁边的沙漠则哈哈的笑了起来。用刀削了些细竹棒,把清理好的鱼插上,插在火边烤,不多时,那鱼的油脂就出来,滴在火里滋滋的响,眼看快烤好了,忽然想起没有调料,自己没带,不知道他们有没有,就大声喊道:“谁带了调料?”不知谁回应了声,“帐篷里的包中有。”急忙到帐篷里找到那个包,哈哈,竟然有盐,味精,麻油,糖,辣椒之类的,不知是谁那么周全啊!把盐,味精和辣椒的粉末撒在已经成金黄色的鱼的两边,马上闻到一股诱人的香味,让人馋涎欲滴起来。而那些竹筒饭似乎也已经煮熟了,也发出阵阵米饭和竹子的清香。
      又发现没有筷子,只好去捡刚才搞竹筒时剩下的竹片,作成筷子。走到喂鱼那里,看到沙漠紧张的看着水面,原来有鱼在吃了,露出水面的线在不停的动,突然一个急下沉,线马上拉直了,竹尖也弯了下去,沙漠马上解开系着的绳节,只听呼的一声,那受解脱的毛竹向后弹去,才弹开一段距离,又弹不开去了,像是挂上了重物一般,竹子拉成一个满弓形,就这样停了会儿后,竹尖又不停的上下点动,看来是上了大鱼了。大家都被吸引过来,来看这奇观。可以感觉那鱼在拼命的挣扎,它把线和竹子又拉了下去,竹子在慢慢的下弯,拉直的线发出紧绷的声音,那鱼左冲右突,线切水面,发出涮涮的声音,鱼把竹尖拉到碰到水面时,竹子又慢慢的升了起来,看来那鱼已经没什么大力气了。到这时众人连鱼的影子还没看到,它还在水下挣扎,企图逃命,无耐线很结实,竹子更是结实,而且弹性好,鱼是逃不了了。竹子依旧是一会儿下弯一会儿上,看来那鱼耐力不小。相比鱼的拼命挣扎,我们却都是站在边上看热闹,没花一点力气,让它和竹子拼力气,只等它上来,真是轻松啊。哈哈哈哈。
       几十分钟后,20米外的水面出现一阵浪花,一条大鱼现身了,远远看去,它黑黑的,要不是水面清澈,是看不到它的,喂鱼高兴的叫道:“看!是条青鱼,不小啊。”沙漠则是兴奋的点点头,而凝香和明月也是一脸的喜色,她们俩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景。老摩托和酋长两人紧盯着远处的大鱼,发出啧啧的赞叹声,贫僧取出随身的望远镜一看,好家伙,够厉害的,半小时了,还在折腾,那鱼背黑黑的,肚子上发红,那是鱼龄大的鱼的特征,今天收获不小啊。眼前一晃,原来凝香把贫僧的望远镜抢了,看她脖子伸的长长的用望远镜看,像看到外星人的样子,有些好笑。
       又过了会儿,远处的大鱼已经肚子朝天了,再也没有力气挣扎了,没有了力气的鱼被慢慢回弹的竹子一点点拉了过来,但还在不时的逃跑。沙漠把竹子向后拉,喂鱼和酋长手上裹上布,撮住钓线把鱼拉过来,老摩托早已拿着大抄网等在旁边,等鱼到了岸边,老摩托一网接住鱼头,还有半个鱼身在水里,提不上来。贫僧立马下水双手卡住鱼尾,那鱼还在挣扎,尾巴乱动,力气很大,被它打湿了衣服。早听说青鱼力气比鲤鱼和草鱼大的多,今天果然见识了。而喂鱼和沙漠也已经下水,他俩从下面托起鱼的身子,这样才把它拉到岸上,把大青鱼一放在地上一看,真的是不小,整个身体圆圆的,嘴巴还一开一合的,鱼眼圆溜溜的很大,鱼鳞有一元硬币那么大,这条青鱼从上面看黑黑的,鱼肚子呈现红色,还一跳一动的,喂鱼用尺一量,有一米二长。但把大鱼拉上岸的功夫,我们几个人也已经花了不少力气,再看那根竹子,原本还算直的躯干已经略弯了,看来那鱼的力气不是一般的大。沙漠估计了下说至少有30斤,酋长拿了个大的称重器,一称有20,5公斤。可把大家高兴坏了,哈哈,这里真的是好地方啊!
       酋长找了根比较长的栓鱼绳子,从两边鱼腮穿过,从嘴巴出来,打了个结,一头栓在一棵树上,然后把鱼放水里,那鱼在水里,过了会儿就会游动了,可惜它没有力气了,而老摩托不放心,说这鱼太大了,小心一有力气就拉断绳子跑了,结果他别出心裁的用根绳子把鱼尾巴绑了,一头又绑在了水中的一块大石头上,说是鱼尾巴绑住了就放心了,大家狂汗。这鱼也够可怜的,两头被绑,汗!无论如何鱼是跑不了的了。经过一番折腾,大家也有些饿了,又闻到贫僧烤的竹筒饭和烤鱼的香味,也都口水直流,就都围过来开饭,贫僧忙劈了几双筷子,用刀把边角刮掉,这样竹筷就不扎手了。由于只有三条烤鱼,不够吃,大家纷纷指责喂鱼小气,不然不会没有下饭的菜了,贫僧只好到各人的鱼护里捞了些鱼,也是清理好后,插在竹捧上烤。上大鱼的感觉就是好啊,大家也是气氛轻松的调侃起来,而喂鱼和沙漠得意的点了烟翘着鸟腿哼哼道:“厉害吧,这方法好吧,哈哈。”明月把小嘴一撅,道:“得意什么,也许是运气好吧。”沙漠不服说道:“嘿嘿,,那叫技术,喂鱼,你说是吧。”喂鱼附和的点点头,酋长和老摩托也是高兴的侃些自己以前的钓鱼经历。说话间,鱼烤好了,和先前一样,撒上盐,味精,,,立马开吃,把竹筒劈开,顿时一阵清香扑鼻,那烤鱼一口咬去,外焦里嫩,没有鱼腥味,微盐微辣,直觉比家里烧的好吃多了。而凝香又拿来了饮料水果和一些熟食,原来是她带的,她想的真是周到。
       在这旷野的幽境中,大家忘却烦恼,相聚而坐,开怀大笑,吃着自然香美的食物,心中有说不出的恬淡轻松。饭过之后,依旧是钓鱼的钓鱼,游玩的游玩,喂鱼一直上鲫鱼,还钓了上个破鞋子,嘿嘿!人才啊!而沙漠又用那方法上了条3斤上下的鲤鱼,直接被竹子的弹力拉到了岸上,摔的直挺挺的,汗!威力不小啊。酋长和老摩托则是比赛谁钓的鱼多,半天下来,结果是酋长用蚯蚓为主上了大鲫鱼8条,鲤鱼3条,都是小鲤鱼,另外有二条大黄颡以及不少的白条。而老摩托主要用蕃薯,上了大鲫鱼2条,鲤鱼5 条,都3斤以上,还有一条小鳊鱼。贫僧则是一会儿钓鱼,一会儿用随便走走看看风景,除了小鱼外,倒有条2斤多的鲤鱼和几条小鲫鱼。凝香和明月让酋长把帐篷搬到近水边,在帐篷外铺块地毯,支了两根海杆,就坐在地上一边聊天一边等鱼,倒底是女孩子家懂得自在啊,哈哈!等到鱼铃声响时,她俩就拉杆溜鱼,别看她俩女孩子家平时娇滴滴的,钓鱼的技术还真不错,到日落山峰时,已经有5条大鲤鱼了,只不过得让喂鱼帮她们抛竿。
       夕阳渐去,云彩斑斓,也有些凉意了。大家收拾东西回家。钓的鱼加起来,份量不少,装上大的塑料箱,灌上水,放到车上。仍然是老摩托开道,我们坐在喂鱼在拖拉机上,再次感受颠簸的痛苦,两条黑烟又一次划过晴明的天空,同时伴随着“突突突”的巨响,,,快乐的一天就这样结束了。
       大家先到了喂鱼家,天色已经昏暗,喂鱼很小气,没有请大家吃饭,大家只好各自回家,考虑到凝香和明月的安全,贫僧和酋长,沙漠决定亲自把她俩送到家,凝香家近,就先送她回家了。尔后明月走在前面,我们三人边聊天边走,落在了她的后面,看到明月向左拐过了一个街口后,突然传来她大叫声:“流氓啊!”我们三人一听,马上跑了过去,只见明月被吓的呆在那里,一个人猥琐的站在在明月前面,这里没有灯光,看不清那人什么模样。酋长和沙漠一把抓住那人,贫僧问明月:“怎么了?不要害怕。”明月结巴的说道:“我一拐过街口,这个人突然出现在我面前,像流氓一样,抓了我的手臂,想,,,想,,,”说着呜呜的哭起来,酋长和沙漠一听,怒从心中来,马上挥拳打去,把那人打的翻倒在地,接着两人你一拳我一脚的,狠狠的教训了他一顿,酋长骂道:“鸟流氓,老子扁死你。”只听到那人啊呦啊呦呻吟的声音,可隐隐之中那声音又有些熟悉。
       第二天大家在群里聊天,这时挂件走了进来,看到他满脸是伤,一个黑眼圈,脸上贴了几张膏药,一个鼻孔塞了棉花,身上也是包满了纱布,走路一瘸一拐的,大家奇怪,问道:“挂件,你怎么了?”他含糊不清的说道:“昨天摔了一跤,没什么。”说完拿了件什么东西就走了。心中一惊,他说话的声音怎么那么熟悉啊!
      完!贫僧的封笔之作。呵呵
版权所有转载请说明出处。

打印此文】 【关闭窗口】【返回顶部】 [
相关文章
推荐文章
最新图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