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 主页 > 钓鱼战况 > 正文

钓鱼故事会之钓鱼(父亲)

作者:admin 来源:陕西钓鱼网 关注: 时间:2014-04-18 13:16

这个周末又到了。
     我自选择了这个行业后,已经成年的憋闷在店铺里,骨头都快要散架了。
     父亲早上起来,高兴的说,你今天没什么事的话,我们父子一起钓鱼吧!父亲一边愉快的收拾着渔具,带上水和少许食物。一边征求我的同意,一边嚷着母亲做早点。
     我心里很矛盾,“矛”的是假期来了,我想趁这个机会多赚点钱。加大店铺的知名度,以后便于加大规模,再多赚钱。“盾”的是父亲老了,难得他有这样兴趣,如果我拒绝的话,那就是典型的不孝,老年人最害怕的就是别人给他气受,尤其是子女。再说父亲都60多了,我也不放心他一个去水边钓鱼,万一有个闪失……,做子女的剐千刀那都是应该的。就这样勉强的答应了。母亲高兴的说:“我脚疼,就不去了,晚上我晚饭做晚一点,等你钓大鱼来啊。”
      吃完早点,我们父子2人就上路了。没想到父亲推荐的钓点居然是家乡的一个荒废了的水库“蚂蝗塘”,当下我心里就想,那里有什么鱼啊,或者有的也是“鱼虱子”。乘了20分钟的车,步行5里路,来到这个长满荒草和杉树的“蚂蝗塘”沿陡峭的上坡到坡底。
     今天基本没什么风,天很蓝,水面很平静,偶尔看到平静的水面,有2条“鱼虱子”翻出水面来透气。父亲把鱼饵放好,要我投3只海杆,结果“飞钩”2个,父亲哈哈大笑,小子钓鱼技术大跌啊!感觉钓鱼就钓鱼了,尤其是海竿,这不用常常观察的钓法,坐在一旁默默抽烟,和父亲无言谈了。
     父亲戴上草帽,高兴的去水塘边玩耍。我却什么兴趣都提不起来。一只又一只的默默抽烟,心里不时想,难怪有这样的古话说:“老小、老小”父亲现在这个表现和小孩差不多啊。
     小时我和父亲去钓鱼,通常是我去水塘边玩耍,并把干了树枝,用废鱼线,编织在一起,上个桅杆,问父亲要个烟盒纸板,用刺头定好放在桅杆上,就成了一条小帆船,放在水里看它远远的飘去……。5岁的时候,我跟着大我5岁的哥哥来“蚂蝗塘”游泳,他会游了,在水里玩耍得很高兴,我不会游泳,只能在水塘边像“牛打泥”那样,双手着地,2条腿,突突的把把水踢得翻腾,爷爷那时也是60多了,如果是知道我们弟兄来到“蚂蝗塘”游泳,通常是带上“刺棍子”,来到水边,往我屁股一抽,厉声责备,你起不起来。哥哥胆子大,穿过水塘,径直游到对岸,往水里起来,哈哈大笑,光着屁股就跑了。爷爷在对面大声斥道,你给我站住。爷爷那时候,已经追赶不上他了,吃亏的是我,“刺棍”基本是走一步就是一棍,并厉声斥责,以后你还敢不敢。我则跳脚麻手的,大声哭到,不敢了,不敢了……,哭闹声在整个山谷回荡,刺棍打在屁股上的确很疼,而且还会出血。但却包含了很多老人对后辈的爱。
     鱼儿始终不咬钩,兴趣全无。我心里算计着单位传真机采购的事情、欠款结算的事情、业务开展的事情……。前天一家做联想品牌传真的到单位推销传真机,领导问我的意见,我说不建议采购联想品牌。没想到那个混账居然说我谋私,当时我真想飞身过去甩他2个大嘴巴,谋私不谋私有他求相干啊。最终还是忍住了,但心情却10分糟糕。今天周末来钓鱼却仍然还是不爽,我认为这人一长大就没有一天是爽快的,不是张家的长,就是李家的短的,没日没夜的烦恼着。
     鱼儿还是不咬钩。父亲过来找我,约我钓小鱼玩,闲着真是无聊。我去包里拿出2支手竿,递一个给父亲,试了一下水深,开始钓上了。约莫20分钟的时间,我已经钓了10多条,和拇指粗细,食指长短的“鱼虱子”,父亲一条都没钓上,偶尔钓上一条,刚出水面就给挣脱了。父亲说:“想我年轻的时候,钓了无数大鱼,现在老了,不中用了,这样的“鱼虱子”都不买我的面子。我哈哈大笑,难道鱼爱咬谁的钩,也要派出业务员吗?难道鱼爱咬谁的钩,也属于谋私吗……?
     太阳正当顶,这个谷底,一丝风都没有。太阳像个火球一样,不管他人死活。我把鱼竿一放,脱光衣服就要准备下水。
     父亲说:“你要干什么?”
     我说:“想游水”
     父亲说:“今天的确是热,坚持一下吧!”
     我说:“实在是坚持不了,再说我衣服都脱光了,不下去一次,着实对不起这张人皮”
     父亲说:“实在是热了受不了,你就在水塘边滚几次好了”
     那成什么样了,那不是和儿时的“牛打泥”有什么区别呢,坚决不干,执意游水,父亲熬不过我,就没说什么了。我下水10分钟后,已经到游到塘的正中央了,一会踩水,一会仰游的……不时的在水里,翻秋打滚,很是爽快啊!我闷水下去,漂浮上来的时候,听到后面有响动,转过头来,看到水里的人,居然是父亲。当时很吃惊,大声喊道,爸你咋下来了,赶快回去。父亲就说了句,不要说话,游到对面。我要求父亲在我的前面游,而父亲却执意要我在前面游。就这样父子都没说话,默默游泳,我不时的回头看父亲,父亲说:“我没事,你轻松的游,不出40分钟的时间,我们父子成功上岸。
     我转过头来,大声斥责父亲。
     爸: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     父亲叹气道:“老子已经20多年没下水了,今天还让你小子弄了下一次,子大不由父啊!”
     顷刻之间,发梢的残留的湖水和泪水,绞合在一起顺着我的脸流下了。
     父亲说:“你都27的人了,以后不要这样冲动,在塘边“牛打泥”一下,目的达到就可以了,做事就更不能冲狠啊!”
     我嘴里应酬着,心里却是这样想。人生在世,何尝不是如此,目的达到就可以了。看着父亲60多的人了。光着肚皮,光着脚丫,蹒跚的在弯曲的布满小石块山道上慢步行走。他的脊背已经不是年轻时那样肌肉滚圆,而是松散得像快倒塌的土墙。脖子也不像年轻时那样的光滑,而是像黄牛脖子上的“搭拉皮”那样,走起步来,在颈部一摇一摆的,他的确是老了。
     今天鱼儿基本没有什么大的收获,家里的母亲还等我们父子回家。
     落日的余晖,渲染着整个水塘、山林、大地……。父和子的细语在山间的谷底慢条斯理。
     一个成功合格的父亲应该把他的经历和处世的技巧传授给他的子女,让他们在社会生活和工作中少走弯路,成功的在目的地登陆。
版权所有,转载请必须说明出处!

打印此文】 【关闭窗口】【返回顶部】 [
相关文章
推荐文章
最新图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