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 主页 > 钓鱼技巧 > 夏季钓鱼 > 正文

夏天(灌钓鱼指南篮高手同人)

作者:admin 来源:陕西钓鱼网 关注: 时间:2018-01-14 00:21

  窗外的蝉鸣响亮,噪声连成一片,占据了整个校园空间,逼着空气跟它一起颤抖。热气在没有树阴的操场上翻滚、翻滚。

  我坐在足球场的看台上眯着眼睛看一群不怕热的“热血”们踢足球。打两个哈欠,伸一个懒腰,搅乱了周围热空气的流动。 这样的天气,图书馆里都没几个人了,这里却还有人在踢球,看来真的不能小看热血的力量了。

  “仙道!”

  有人叫我,是越野。

  他满头是汗,跑上来。

  “不怕热啊你!”他满面红光的停在我面前。最近交了女朋友,果然气势就是不一样。

  我无辜的笑,“怎么过来了?”

  “没事没事。下午的训练我替你瞒天过海了,特意来表功。”

  我急忙拍拍他,“做得好,真是可爱,让我亲一个!”

  “得得,美子还在下面等我呢。”越野拿着张报纸扇着,做了个“别招我啊”的手势。

  汗水在太阳穴附近垂着,然后随着他有力的扇动而纷纷落下。

  我“呵呵”的讪笑,开始和他杂七杂八的鬼扯淡。

  午后的阳光浓烈火爆到摧残人性。

  我们脱了Tshirt,赤膊聊天。

  想到了个题外话,穿得多的人有自我保护欲,不容易接近,的确如此。

  “那快走吧!不耽误你了。”我笑着推他一把。

“走喽!”他一回身,要走忽然想到了什么,回过头,“哦,对了,仙道。听说流川近来要回国一趟!” 眨眨眼,“是吗?”

  接着很奇怪的,耳边在那一刻被蝉声充斥起来,听不见其他的东西。

  扬起头,看越野的嘴还是在动,他说什么却是细不可闻的感觉。

  我微笑,虽然面部肌肉略现僵持。

  最后他一脸无奈的挥挥手,道别离开。

  几年来消息不断。

  “日本篮球天才选手在美国NBA初露锋芒”

  “流川枫今日首次作为先发阵容出场”

  “流川枫表现极佳,引起各队特别注意”

  无意中在阅览室的报刊上断断续续看到了许多消息。 可能吧,不出所料的他在向他的梦想迈近,有着迅速漂亮的姿态。 前几天刚刚听说他受了腰伤困扰,准备回日本休养,没想到这么快。 我拍拍裤子上的土,站起来。看见场上的“热血”们吵起来了,要罚点球呢。孩子们啊! 走下看台,迎着炽热的阳光往图书馆走,走进树阴,即刻感受到由上至下的凉爽,呼吸一下子变得通畅了。 我大大的舒了口气,贪婪的吸进夏日里的清凉,感觉痛快。

2

  一.

  总有希奇古怪的爱情故事发生在希奇古怪的人们身上。在讲述之前,我有必要发发牢骚,关于自己的。 我条件不算平庸,只是性格打磨最终塑型却极为中庸,既不属热血科,也没有甘于平淡位置的屈从。 信宿命论,只信一部分。 有人说:生辰八字在某种程度上决定性格特点,进而决定命运。 比如出生在冬末春初时节的人,往往外表温和,却内心冰冷。 大概是在乍暖还寒季节出生,因而有着不轻易摇动的感情吧。
不轻易摇动,或者吸引且得以喜欢的东西偏少而已。如果说一直喜欢着的大概是获得感觉吧。通过自己去获得,不劳而获更好,我想,大概吧。

  我讨厌一切不切实际的接触。打篮球,因为我以为以篮球为媒介的接触非常直接也非常透彻。 在篮球场上能够听到对手的喘息和心跳声,那种精神与体力的双重运动可以使人与人在瞬间达到零距离接近。虽然不会很久,但感觉不错。

  后来的篮球逐渐让我有了压力,当你的水平足够成为王牌的时候,就必须要担当起整个队伍来。 整个场上的人甚至开始以你为中心,因你的心跳而心跳,因你紧张而紧张。那么多崇拜与期待的目光压在我的头顶。 我不喜欢,自由自在的感觉过分久违了。 在阳光下,肆意的挥霍着属于自己的空间和时间。没有人来打扰,这样很好。
神奈川的海边有属于我的位置,垂钓而已,不必笑我少年老成。

  我喜欢过一个叫做流川枫的男孩。 喜欢男生,听起来像个很前卫的故事,其实不然,简单的契机,凑巧的相遇,说寂寞灵魂的碰撞会否有些土气? 不过是普通的夏日,平淡的感情罢了。 曾经单纯盼望着每一个夏天的来临,盼望它带来火热,驱除冰冷,身边的、内心的。

  流川是一个很特别而且突出的人,你可以不喜欢他,但不可能不注意他,他是一个永远可以集中所有人的目光的角色。 够拽够臭屁的人,总体来说,如此而已,一个小孩。 不过在篮球场上他有特别的光芒,耀眼。 因而在对决中我偶尔会被非自然的光亮晃到眼睛,当然,望过来的那双瞳孔也在同时紧缩、集中。 县大会上他的紧追不舍,练习赛上处处针对,以及在去全国大赛前的特意一对一。 那都是发生夏天的开端。
频率和位置还没有踩准,真可惜,那个时候我们没有来得及知道发生什么,需要什么。

  在湘陵的练习赛认识,真正的熟识是在那年的夏末,他参加全国大赛回来。 暑假里,骄阳似火的下午,背着垂钓的家伙事儿出来闲逛。在街上碰到了他。 顶着一头金黄色的暑热,他一个人慢慢的沿着河走着,踩着影子。若有所思,微低着头,刘海下有两个发光体。 看见他,也不知道怎么了,体内像是应激般的激动起来,不动声色迎上去。 夸张的在他脸前晃晃手,“嗨!流川!”嘴角上扬,勾画一个漫不经心却极为完美的弧线。

  他停步,用两个发光体在我的脸上晃了一圈。点头打招呼,带点惊喜。 两个人就在路边上作攀谈状。 先是寒暄,随后互相敷衍,摆出学长学弟的样子,客套客套。
他扬头看我,挠了挠头,简单的“恩恩啊啊”。 我把身体靠到身边的石栏上,手插在裤兜里。 我提了提全国大赛,夸奖他们湘北表现不错,力挫山王,单挑全国第一高中选手北泽,真是能拿出来自夸下的成绩了。 他听了我兴高采烈的夸奖,撇嘴耸肩,好像要说什么,口型与“白痴”一词相合,不过没说出来,一会儿吐了口气,做了个满脸黑线的表情,“也就那么回事。”轻描淡写一笔带过,不愿多谈。 努力想着能提出来聊几下的话题,没有,于是只好沉默。 我们默默对视,我觉得他眼睛明亮,没有焦点的时候,也是依然发光,瞳孔中有暗潮翻涌,一波一波的,周围都是水气。

  看来双方都没有结束偶遇的打算,我思虑半晌邀请他陪我垂钓。 我说过,神奈川明丽的海岸线上有我习惯的位置,慢条斯理的整理钓具,沉默垂钓,他坐在我身边,安静。 夏日阳光落在他的身上,一阵风吹过,吹得刘海有规律的摇摆。 打哈欠,和偶尔询问我:“好了没?”无甚其他动作,真是好伙伴。 我说:“呵呵!”笑眯眯。
他不理我,挥挥手,闭眼打盹。 我坐在一边时不时看他两眼,他刘海的摇摆下的影子剪成一个一个的小小碎片,挂在头上和脸上。非常别致。 一片云正好挡在我们头顶,把阳光从流川身上夺走。他的刘海忽然飞扬起来,我看见了他光滑的额头,很美丽的。一个自信的男孩才会有这么美丽的额头。 我凑近的时候,他刚好睁开眼睛,吓了我一跳。

打印此文】 【关闭窗口】【返回顶部】 [
相关文章
推荐文章
最新图文


站长电话13892935508 网站备案号:苏ICP备14029811号-1"
站长QQ23002703欢迎各站长添加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