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 主页 > 陕西钓鱼 > 泾河钓鱼 > 正文

垂钓岛超级石油矿钓鱼方法苗吊起“饥渴的野兽”之胃口

作者:admin 来源:陕西钓鱼网 关注: 时间:2018-03-08 19:02

 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根据1943年12月1日(开罗宣言)、1945年7月26日<波茨坦公告)的规定,日本理应将垂钓岛等岛屿连同台湾以及其它附属岛屿归还我国;但是,日本政府却将垂钓列屿私自交与美国,美国政府片面宣布对这些岛屿拥有“旄政权”,这本来就是非法的。而旧本在七十年代之始趁“索还”

  冲绳之机,顺手牵羊,蓄谋将垂钓岛等岛屿一古脑儿划入“归还区域”,则是与台海盆地发现超级石油矿苗密切攸关。

  新野弘在1967年初与埃默里发表合作研究报告之前,自然会将这一至关重要的信息告知日本政府;在<朝鲜海峡及中国东海的地层与石油展望)-文问世以后不久,他还独自在l967年9月份的<日本科学与技术>刊物上,发表了另一篇专论,强调垂钓岛周围海域有蕴藏大量石油的可能。并向日本政府献策,建议在联合国亚经会公布中国黄海、东海及南海勘测报告之前,抢先向垂钓岛等岛屿海域派出勘测队,以期获得更加准确的资料。

  综上所述,我们有充分根据断定,台海盆地石油矿藏的发现日期,至晚应当定在1966年—一这件事实关系至为重大,因为按照国际法常规,这一海域石油矿藏的发现,既然是导致中、日有关垂钓岛等岛屿争端的关键,就必须认定,任何一方在石油发现后对上述岛屿所表现“行使主权”的任何行为,实际上均与本案无关,丝毫不能以之作为确定这些岛屿归属的法律依据。

  然而不然。日本政府在得知新野弘的建议、获悉台海盆地可能成为第二个“波斯湾”的情报后,却一反常态,采用了有悖国际法基本准则的种种手法:

  混水摸鱼,实地勘测。新野弘上述论文一发表,立即在日本石油财阀、官僚政客及若干学者间引起了震动。他们始而于1968年5月20日,一致推举时任“冲绳问题等恳谈会专门委员”的高冈大辅出面牵头。拼凑了一个44人的“尖阁列岛视察团”,于7月7日清晨自石垣港出发,次晨抵垂钓岛;除了在垂钓岛附近海面由琉球警员鸣枪恫吓我正在作业的渔民外,毫无其它“调查成果”可言!其后,又于1969年6月14日—7月13日、1970年6月4日~20日,两次组成“关于尖阁列岛周围海域、海底地质学术调查团”,耗资近亿日元,勘测全程共达8,000海里。高冈曾经大放厥词,弦外有音地扬言:“为了精密查勘,必须扩大勘测的范围,应此起九州西部的男女列岛,南迄台湾南部的海面,且须包括澎湖列岛在内,作往返的勘测”。后来两次勘测时虽然未能完全如愿,但大部航程仍在我国东海水深200公尺的大陆礁层海面。

垂钓岛超级石油矿垂钓方法苗吊起“饥渴的野兽”之胃口

  日方所派勘测队航程图

  瞒天过海,炮制伪证。琉球政府1970年9月17日<关于尖阁列岛的领有权>声明内称:“明治28年(1895)1月14日,阁议遂正式批准,位处八重山群岛西北的鱼钓岛[按即指垂钓岛]及久场岛[黄尾屿]为冲绳县所辖。且于该月21日发出指令,传达阁议决定,并密令该县知事实施建立管辖漂志。”事实却是,直到74年之后的1969年5月上旬,日本政府才唆使琉球石垣市政府,火速派出工程队,匆忙赶往各岛,树立“行政管辖漂志”。例如,在垂钓岛东端山坡上,便写然胃出了两方漂牌:其一为高1公尺、宽30公分的钢筋水泥碑,正面竖书“垒晶盟鱼钓岛”,背面为“冲绳县石垣市字登野城二三九二番地”;其侧为较薄而宽的水磨石碑,上行自左至右横书“八重山尖阁群岛”,中间竖书“鱼钓岛”、“久场岛”、“大正岛[按指我赤尾屿]”、“南小岛”、“北小岛”、“冲/,北岩”、“神/南岩”、“飞濑”,下行横书“石垣市建之”②(见下页图4)。

  此外,日本政府还以篡改地图、企图在垂钓岛设立“气象观测站”或“永久性灯塔”等举措,露骨地宣称,“为了证明日本对‘尖阁列岛’领有权的正当性,设置气象台以造成既成事实,从政治观点看,是必要之举。”④并把垂钓岛等岛屿纳入“防空识别圈”,不仅要在上述海域“进行巡逻”,而且日本政府还训令其外务省,“衢中共或台湾方面一有任何异动,必须将对方好好地整治一番。”①他们的如意算盘,在于造成“既成事实”,以便一旦中、日两国对垂钓岛等岛屿主权谁屑一案提交国际仲裁时,即可祭起“有效控制”的法宝,超级油田唾手而得,制造舆论,欺世盗宝。

垂钓岛超级石油矿垂钓方法苗吊起“饥渴的野兽”之胃口

  1969年日春唆使琉球政府所立漂桩

  由上述少数财阀、政客、极 右翼学者所组成的势力,为了混淆国际视听,就须首先欺骗本国人民。他们翻出军国主义时期的旧档案,将日本天皇敕令、闱议文书及若干其它文书统统挖了蹬来,还把甲午战后日人古贺辰四郎设在垂钓岛鲣鱼场厂房的照片,古贺一家1900-1926年间向石垣市缴税的单据和报表……等等宝贝,一概展示于众。殊不知这类玩意儿不仅不能作为日方立论的证据,反而是弄巧成拙,帮丁倒忙。因为当年日本军阀侵占我国东北三省、宝岛台湾,,乃至朝鲜及东南亚偌大地区时,不知颁发过多少日皇敕令,有过多少御前会议记录,至于官方文书、土地权领有状、报税单据之类,更是俯拾皆是,汗牛充栋,到头来,只不过成为充满血腥、贻羞人类文明的侵略罪证。

打印此文】 【关闭窗口】【返回顶部】 [
相关文章
推荐文章
最新图文


站长电话13892935508 网站备案号:苏ICP备14029811号-1"
站长QQ23002703欢迎各站长添加友情链接